今年至2022年將推進150項重大水利工程建設
——1.29萬億元“大項目”來了
日期:2020-07-30 16:42 來源:經濟日報 瀏覽次數: 視力保護色:

  2020年至2022年將推進150項重大水利工程建設,主要包括防洪減災、水資源優化配置、灌溉節水和供水、水生態保護修復、智慧水利等五大類,總投資1.29萬億元。重大工程建設如何建?錢從哪裏來?經濟日報記者就此採訪了有關專家——

  近日召開的國務院常務會議圍繞防洪減災、水資源優化配置、水生態保護修復等,研究部署了今年及後續150項重大水利工程建設安排,要求抓緊推進建設,促進擴大有效投資,增強防禦水旱災害能力。隨着全國防汛進入“七下八上”階段,長江流域中上游地區降雨仍然偏多,黃河中上游、海河、松花江、淮河流域可能發生較重汛情,防汛形勢複雜嚴峻,更加凸顯水利工程建設的重大意義。

  作為“兩新一重”建設的重要內容,水利等重大工程建設如何建?錢從哪裏來?經濟日報記者就此採訪了有關專家。

  水利基礎設施補齊短板

  黨中央、國務院高度重視重大水利工程建設。2014年5月份,國務院要求分步建設172項重大水利工程,目前已累計開工146項,在建投資規模超過1萬億元。引江濟淮、西江大藤峽水利樞紐、淮河出山店水庫等一批標誌性工程陸續開工建設,南北水調東中線一期工程等32項工程相繼建成,發揮了顯著的經濟、社會和生態效益。

  “人多水少、水資源時空分佈不均,這是我們國家的基本水情。隨着人口增長、經濟發展和人民生活水平提高,亟需着力補齊重大水利基礎設施短板。”國家發展改革委副祕書長蘇偉表示。因此,在繼續加快推進172項重大水利工程建設的同時,抓緊謀劃一批新的重大水利工程,並且要儘早實施,十分必要。

  水利部副部長葉建春介紹,2020年至2022年重點推進的這150項重大水利工程,主要包括防洪減災、水資源優化配置、灌溉節水和供水、水生態保護修復、智慧水利等五大類,總投資1.29萬億元。

  “這批重大水利工程建設符合我國經濟發展實際需要,從根本上保證了這批基建投資具有重要社會收益,有效避免基建投資後遺症問題。”中國人民大學國家發展與戰略研究院研究員劉曉光表示,資源優化配置、灌溉節水和供水、水生態保護修復、智慧水利等其他四類工程,也都符合我國經濟高質量發展的內在需求。

  中原銀行首席經濟學家王軍認為,這些重大水利工程項目,對於當前我國的經濟社會發展而言,兼具補短板、強基礎、防風險、惠民生和穩就業、穩增長的重要意義和多重功效,是下半年積極財政政策加力提效、發力支持的重點方向。

  據介紹,150項重大水利工程實施後,預計可以新增防洪庫容約90億立方米,治理河道長度大約2950公里,新增灌溉面積大約2800萬畝,增加年供水能力約420億立方米。

  與“兩新”形成合力

  今年,我國將重點支持新型基礎設施、新型城鎮化和重大工程“兩新一重”建設。

  “‘兩新一重’是《政府工作報告》提出的有效提升投資組合方案。作為‘兩新一重’建設的重要組成部分,加強重大工程建設有助於快速提振短期需求,推動經濟復甦。”在劉曉光看來,推進一批重大工程建設,對於提振市場需求、穩定就業和保障民生都具有積極作用。

  王軍表示,當前我國仍然處於工業化和城市化中後期,與之相適應的資本積累尚未完成,要求經濟發展保持較高的投資率。特別是為對沖疫情帶來的宏觀經濟下行壓力,一定規模的基礎設施投資和重大工程建設仍然非常有必要。同時,增加投資不僅能帶動技術創新,加快技術進步,促進人力資本積累和生產率提升,還可為消費長期持續增長夯實基礎,有利於保持經濟穩定運行。

  劉曉光認為,重大工程建設將與“兩新”建設形成合力,發揮政策協同作用。例如,新基建投資面向未來的新技術、新業態、新經濟發展方向,但投資規模有限,短期增長和就業拉動效應可能也不如重大工程建設,容易產生“小馬拉大車”現象。如果新舊基建投資合理搭配則能夠產生“1+1>2”的效果。

  從補短板角度來看,“如果説新基建領域的投資本身具有市場內在動力,在市場規律和產業發展規律作用下,5G、人工智能、工業互聯網等領域的發展本身比較快速和成功,政府客觀上更多是需要因勢利導,那麼重大工程建設由於投資規模巨大、外部性較強,相對更加需要政府主導。”劉曉光説。

  擴大市場化融資潛力

  據統計,150項重大水利工程匡算總投資約1.29萬億元,其中超過500億元的項目有5個,300億元到500億元的項目有4個,100億元到300億元的項目有18個,能夠帶動直接和間接投資6.6萬億元,年均新增就業崗位80萬個。目前,國家發展改革委已經累計下達2020年度重大水利工程中央預算內投資528億元,支持各地加快推進工程建設。

  “150項重大水利工程投資總規模很大,所以必須要通過加大深化投融資體制改革力度、多渠道籌措工程建設資金。”蘇偉表示,重大水利工程一般具有公益性強、投資規模大、回報週期長等特點,融資能力總體有限。但部分水庫工程和引調水工程,具有發電、供水等經營性收益,也具備通過改革擴大市場化融資規模的潛力和空間。

  “經過幾十年發展,當前開展重大工程建設,從根本上講,是要從補短板和供給側結構性改革角度科學論證,以保證項目具有與投資規模相匹配的社會收益。”劉曉光表示,要優選項目,不留“後遺症”,讓投資持續發揮效益。

  王軍認為,對於像交通、水利這樣投資期長、回報率低但又具有公共產品屬性的重大投資項目,應以政府投資特別是中央政府投資為主。如果是具有明顯的商業化價值和穩定現金流的項目,則應該採取“市場主導、政府引導”原則,以社會資本投資為主,給予各市場主體公平參與的機會。政府則主要通過制定行業規則、設施標準、產業規劃佈局等,推進市場有序運行。(記者熊麗)


相關信息
·關於《國家税務總局關於完善調整部分納税人個人所得税預扣預繳方法的公告》的解讀 2020-07-30
·蘭州海關凝心聚力助推脱貧攻堅 2020-07-30
·全面小康 大家一起走 2020-07-30
·我省2020年生源地信用助學貸款受理工作啓動 2020-07-30
·津隴攜手提升科技創新服務能力 2020-07-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