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 政府信息公開 >> 法定主動公開內容 >> 其他法定信息 >> 新聞發佈會
國新辦在蘭州舉行甘肅脱貧攻堅情況新聞發佈會實錄(文+圖)
日期:2020-11-11 11:31 來源:每日甘肅網 瀏覽次數: 視力保護色:

新聞發佈會現場

  甘肅是我國脱貧任務最重的省份之一,貧困面積大,貧困人口多,貧困程度深。這些年在黨中央、國務院的親切關懷下,在甘肅各族人民不懈努力下,甘肅脱貧攻堅邁出堅實步伐,取得積極成效。11月10日上午,國務院新聞辦公室在蘭州舉行甘肅脱貧攻堅情況新聞發佈會。甘肅省委副書記、省長唐仁健,省委副書記孫偉介紹甘肅脱貧攻堅情況並答記者問。

國務院新聞辦新聞局 壽小麗

  主持人:

  女士們,先生們,大家上午好!歡迎出席國務院新聞辦在甘肅蘭州舉行的新聞發佈會。

  甘肅是我國脱貧任務最重的省份之一,貧困面積大,貧困人口多,貧困程度深。這些年在黨中央、國務院的親切關懷下,在甘肅各族人民不懈努力下,甘肅脱貧攻堅邁出堅實步伐,取得積極成效。國務院新聞辦公室此次在甘肅舉行新聞發佈會和採訪活動,就是為了幫助大家更好、更深入地瞭解相關情況,實地感受甘肅發生的巨大變化。

  出席今天發佈會的有中共甘肅省委副書記、省長唐仁健先生,中共甘肅省委副書記孫偉先生,他們將圍繞“牢記習近平總書記殷切囑託,高質量打贏打好脱貧攻堅戰”這個主題,向大家介紹情況,並回答大家感興趣的問題。發佈會後,我們還將組織記者前往隴南市、甘南藏族自治州、臨夏回族自治州實地進行採訪。下面我們首先請唐仁健先生做介紹。

省委副書記、省長唐仁健

  唐仁健:

  新聞界的朋友們,女士們、先生們,大家上午好!在國務院新聞辦提供的這個平台上,我們非常高興同各位在黃河之濱的蘭州見面。

  我首先代表甘肅省委、甘肅省人民政府對大家表示熱烈的歡迎,對你們長期以來給予甘肅發展的關注關心也表示衷心的感謝!

  同時,也藉此機會向支持幫助甘肅脱貧攻堅事業的國家部委、兄弟省市和社會各界致以誠摯的謝意。

  在座的各位朋友,我想有的可能來過甘肅,有的可能是第一次。所以,我先簡要介紹一下甘肅的基本省情。

  甘肅是中國西北一個省份,有着厚重的歷史和文化。自古以來就是古絲綢之路和現在“一帶一路”建設的重要的陸路通道。甘肅地處黃土高原、青藏高原、內蒙古三大高原的交匯處,自然景觀地理地貌非常多樣,去年習近平總書記到甘肅考察的時候,他非常形象地講到,甘肅地域遼闊,自然風光優美,黃土高原、廣袤草原、茫茫戈壁、潔白冰川,構成一幅雄渾壯麗的畫卷,宛若一柄玉如意。

  新中國成立特別是改革開放以來,甘肅省經濟社會發展不斷進步,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人民生活得到巨大改善。但是由於歷史、自然、地理等多種因素的影響,甘肅在中國仍屬於欠發達地區,特別是甘肅的貧困問題一直比較突出,扶貧任務重,脱貧難度大。我們説難,概括起來有“三難”。

  一是難在貧困人口規模大,貧困程度深。2012年的時候,全省有貧困人口596萬,佔全省農村人口的近40%,86個縣中有58個被國家納入集中連片的特困地區。

  二是難在致貧因素複雜,自然條件差,整體上乾旱缺雨,山大溝深。我們講有水的地方沒土,有土的地方沒水,有水有土的地方海拔太高,缺積温又長不了東西。基礎設施相對不足,醫療教育水平不高,危房數量多,貧困人口普遍缺乏勞動力,當然這裏是指有一定素質的勞動力,缺乏資金技術等,在我省因病致貧比較多。

  三是難在農業產業發展滯後,傳統農業特徵非常明顯,自給半自給,商品性向外賣的東西相對不多,農業經營主體帶貧能力也弱,產業基礎非常薄弱,有的甚至一片空白,就剛才我説的自給半自給。龍頭企業和合作社也很少,整體來看甘肅是全國脱貧攻堅任務最重的省份之一。

  黨的十八大以來,黨中央把脱貧攻堅擺在治國理政的突出位置,習近平總書記親自掛帥、親自督戰,給各級黨員領導幹部樹立了很好的榜樣,開啓了人類歷史上最為波瀾壯闊的減貧歷程。甘肅作為全國脱貧攻堅的主戰場之一,受到黨中央和習近平總書記的格外關心關懷,總書記先後三次面對面對我們進行指導,其他的中央領導同志也多次到甘肅調研,給我們提供了思想指引、行動指南和強大的精神力量。

  我們切實擔負起脱貧攻堅的歷史責任,集中主要精力抓脱貧,全省脱貧攻堅現在取得了決定性的進展和歷史性的成就,在消除絕對貧困問題上取得了前所未有的成效。

  2013年以來全省累計減貧550萬人,75個貧困縣中有67個已經摘帽,7262個貧困村中已經有6867個退出了貧困序列。“兩不愁 三保障”存在的突出問題已經得到有效解決,拓展了農民羣眾,尤其是建檔立卡貧困羣眾增加收入的渠道。

  過去三年,貧困地區農民收入增速分別達到10.2%、10.3%、11.8%,都明顯高於農村居民的普遍增速,農村居民的收入增速又明顯地高於城鎮居民的收入增長。到今年年底,我們將同全國一道全面建成小康社會。這些年我們所做的工作主要有幾大方面。

  第一,樹立鮮明導向,形成了強大攻堅合力。習近平總書記2013年2月考察甘肅時指出,“貧困地區黨委政府要把主要精力放在扶貧開發上”。我們堅持從省級做起,五級書記一起抓,政府部門齊參與,社會各界同努力,着力夯實了精準幫扶、產業扶貧、各方責任、基層隊伍和工作作風五個方面的基礎。形成了橫向到邊,縱向到點、條塊結合、省級領導統籌的責任體系。進入決戰決勝階段之後,我們牢固樹立不獲全勝決不收兵的攻堅導向,紮實地開展掛牌督戰,8名省級領導督戰剩餘的8個貧困縣,林書記和我分別督戰脱貧攻堅難度最大的東鄉縣和宕昌縣,省級分管領導牽頭督戰重點領域,市州主要領導督戰貧困發生率超過10%的104個貧困村,縣市區主要領導督戰到户、包抓剩餘貧困人口,上下齊心、一鼓作氣奪取脱貧攻堅勝利。

  第二,貫徹精準方略,實現了“兩不愁三保障”任務清零達標。我們在保證貧困羣眾不愁吃、不愁穿的基礎上,對準“三保障”這個靶心和焦點,紮實開展義務教育、基本醫療、住房安全和飲水安全“3+1”衝刺清零專項行動及後續行動,基本實現重點領域任務清零達標。目前,義務教育輟學現象已動態消除,貧困縣鄉村醫療機構和醫務人員“空白點”全面補上,87.36萬户農村危房全部改造。通過建設供水工程以及安裝水窖水淨化設備,總體上歷史性地消除了農村飲水不安全現象。着力補上產業薄弱的最大短板,貧困地區的產業發展逐步從“星星之火”變成“燎原之勢”,超過一半的貧困羣眾通過產業扶貧實現了脱貧。

  第三,突出深度貧困,集中力量攻克最難的貧困堡壘。我們把深度貧困地區作為重中之重,將政策、資金、項目、力量等集中傾斜擺佈到這些地區,努力打好深度貧困殲滅戰。過去三年,納入國家“三區三州”範圍的臨夏州、甘南州、天祝縣“兩州一縣”以及18個省定深度貧困縣累計減貧161.34萬人,3720個深度貧困村已有3346個脱貧退出,涉藏州縣實現整體脱貧。對受條件限制、不能就地脱貧的羣眾,我們大力實施易地扶貧搬遷工程,全省“十三五”49.9萬建檔立卡貧困人口已搬進新居,10.3萬户有勞動能力的家庭至少有一人就業。

  第四,深化協作幫扶,構建了各方參與的大扶貧格局。天津、青島、福州、廈門4市對口幫扶我省,2017年以來,累計援助財政資金85.25億元,實施協作項目4400餘個,幫助引進企業投資41.27億元,帶動20.79萬貧困人口穩定增收,接納3.2萬貧困勞動力就業。中央定點幫扶單位先後投入資金14.56億元,協調引進項目1007個。社會各界也積極開展幫扶,參與“千企幫千村”精準扶貧行動的民營企業達到2494家,幫扶貧困村5346個。這些都有力助推了甘肅脱貧攻堅,不僅讓我們心存感激,也激勵我們負重自強、頑強拼搏。

  第五,推動綜合建設,改善了整體生產生活條件。具備條件的建制村已全部通硬化路和客車,村組道路硬化里程6.55萬公里、佔比達到48%。農村電網供電可靠率達到99.8%,行政村光纖寬帶和4G網絡覆蓋率均超過99%。電商服務站實現有貧困村的鄉鎮全覆蓋,電商功能覆蓋到93%的深度貧困村。把脱貧攻堅同生態保護有機銜接起來,建成省級美麗鄉村示範村900個、鄉村旅遊示範村225個,很多貧困村都發展起了旅遊產業,既守住了生態環境底線,又把“綠水青山”變成了“金山銀山”。

  總的看,脱貧攻堅給我省貧困地區帶來了歷史性的變化,也產生了廣泛而深刻的影響,不僅讓貧困羣眾過上了更好生活,也轉變了思想觀念;不僅改善了貧困鄉村面貌,也極大增強了發展後勁;不僅使各級幹部經受了洗禮和錘鍊,也進一步密切了黨羣幹羣關係。

  甘肅脱貧攻堅取得的成就,也從地方層面生動反映了我們黨領導人民向貧困宣戰的宏偉實踐,充分彰顯了中國共產黨領導和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的顯著優勢。現在,困擾中華民族幾千年的絕對貧困問題即將得到解決,我們也有信心、有把握打好最後的收官戰役,向歷史和人民交出一份合格答卷。

  我先介紹這些情況。

  壽小麗:

  謝謝唐省長,下面開始提問。

中央廣播電視總枱央視記者提問

  中央廣播電視總枱央視記者:

  甘肅是全國脱貧攻堅的主戰場之一,就像開場時介紹提到的,甘肅脱貧攻堅有“三難”,貧困人口多、產業基礎薄弱等。面對這樣一份有難度的答卷,在這幾年的答題過程中,甘肅省的經驗和體會是什麼?

  唐仁健:

  感謝這位記者朋友的提問,我們辛苦努力了這麼多年,確實有很多的感想和感悟。在前面的開場白中,我向大家介紹到了習近平總書記非常關心關切甘肅的脱貧攻堅工作,他一共先後三次對我們面對面進行指導,提出明確的要求。(第一次,2013年2月,他當時到甘肅考察,給我們提出了總體上“八個着力”重要指示。其中一條就是着力推進扶貧開發,儘快改變貧困地區的面貌。第二次是去年3月7日在全國“兩會”期間參加甘肅代表團的審議,給我們又提出了五個方面的要求。第三次是去年8月19日至22日到甘肅考察工作,最後聽取省委省政府的彙報之後,又給我們講了五條要求。其中第一條就要求我們深化脱貧攻堅,堅決攻克最後的貧困堡壘。)

  總書記這些重要的指示和親切的關懷,為甘肅的脱貧攻堅工作指明瞭方向,也極大地增強了我們的信心和決心。在脱貧攻堅以及全省各項事業發展的實踐中,我們都始終把總書記對甘肅的重要講話和指示精神作為全部工作的統攬和主線,堅決貫徹黨中央決策部署,一以貫之,在狠抓落實上下功夫,牢牢扛起打贏脱貧攻堅戰這個政治責任、領導責任和工作責任。

  如果要説經驗和體會,我概括了四條,用“四最”做一個簡要的介紹。

  一是最難的事必須有最高的工作擺位。

  根據總書記的指示要求,在發展全局中把兩件事看得非常重。第一件事就是脱貧攻堅,第二件事是生態保護。總書記講這是甘肅的底線任務,就是務必要完成好。我們要求脱貧攻堅這一頭等大事要深入到甘肅各級領導幹部的骨髓裏邊。這是我們的話語體系,就是首先要説到的最重要的工作。我們講話報告第一條無一例外都是脱貧攻堅;第二是我們的思維方式,就是首先要想到這是最重要的事情;第三從精力擺佈上講,這是首先要傾力幹好的事情。

  所以省委、省政府研究部署最多的工作也是脱貧攻堅,省級領導包括林書記和我,我們調研最多的,一個禮拜、兩個禮拜,有些下去一次兩次,我們到的最多的也是貧困地區,已經跑遍75個貧困縣,很多縣都是去過多次,像我們包抓的縣都去了十次以上。通過這些引導督促各級各方面真正把工作擺在首位。

  現在全省總體上已經形成了“敢死拼命、志在必得”的工作格局和氛圍。

  二是最難的事必須有最好的精神狀態。脱貧攻堅工作是有嚴格的交賬關門時限的,我們從省一級到基層一線,都在只爭朝夕、分秒必爭。為了增強全省幹部羣眾的緊迫感,從2018年5月25日起,在甘肅電視台、甘肅日報等主流媒體上每天播報脱貧攻堅倒計時,省市縣鄉村各級在黨政機關等重要場所都掛起了倒計時牌,以此來時時提醒各級幹部保持時不我待的精神狀態。到今天,距完成脱貧攻堅任務還有51天,我們仍然保持這種狀態進行最後衝刺。

  三是最難的事必須有最實的攻堅舉措。我們對標習近平總書記重要指示要求,去年先後召開了省委八次全會和十次全會,分別制定了貫徹落實總書記兩次重要講話精神的決定,重點就脱貧攻堅進行部署,不斷夯實前面提到的“五個基礎”:精準幫扶基礎重在完善實施“一户一策”脱貧方案,與貧困羣眾面對面瞭解情況,一對一確定脱貧路子;產業扶貧基礎重在突出“牛羊菜果薯藥”六大特色主導產業,指導各地因地制宜、重點培育;各方責任基礎重在明確什麼事由誰幹,把省市縣鄉村五級的責任進行細化和明確;基層隊伍基礎,重在調整配強駐村幫扶力量,既給幫扶幹部壓擔子,也想方設法解決實際問題;工作作風基礎重在引導各級幹部真正帶着責任、帶着感情用心用力幹工作,營造良好的工作導向和攻堅氛圍。

  四是最難的事必須有最硬的落實機制。堅持省負總責,市縣抓落實,鄉村抓具體。建立健全督促落實、跟蹤推進、情況報告、問題整改、追責問責登記制,真正在促工作、抓過程、保結果上下足功夫。對省級出台的脱貧攻堅政策措施落實情況不斷進行“回頭看”。我們具體通過發放告知單、督辦單、交辦單這三單跟蹤問效,推動政策措施執行到位。同時還開展以察政治要件落實治陽奉陰違,察中央部署落地治政令梗阻,察機關作風建設治文山會海,察領導幹部履職治弄虛作假為主要內容的“四察四治”專項行動,目的是集中整治扶貧領域的官僚主義行為,確保了習近平總書記重要指示要求和黨中央決策部署落到實處。

日本《讀賣新聞》記者提問

  日本讀賣新聞:

  中國的脱貧工作在政府的主導下,取得了最大的成果。但是,脱貧人羣在經濟上能夠持續的自強自立,這一點非常重要。請問,甘肅省政府在政策方面將怎樣支持這部分人羣?請具體談談。

  唐仁健:

  請孫偉同志回答一下。

省委副書記孫偉

  孫偉:

  謝謝唐仁健省長。

  這位記者朋友提出的問題非常重要。因為脱貧人羣在經濟上自立自強,説到底是一個增收的問題。實際上大家只要靜下來分析一下,想一想,貧困地區的情況雖然各不相同,但有一條我認為是基本相同的,那就是產業發展難、就業務工難,有的地方基本上沒有什麼產業。老百姓祖祖輩輩都在種糧、都在養牛養羊,但他們過去種的是口糧,養的是食物,而不是商品。如果要把種的和養的變為商品,我想首先需要因地制宜地調整產業結構,解決好商品生產的要素配置。這實際上是脱貧攻堅當中最具技術含量、最難做、也必須做好的事情。所以,在貧困地區要想農民增收,一靠產業發展、二靠務工就業。因此,我們着力抓了兩方面的工作。

  一是大力發展產業,堅持把發展產業作為脱貧攻堅的根本之策,拉開架勢構建生產組織、投入保障、產銷對接、風險防範四大體系為主體的產業體系。不少地區還探索形成了一套行之有效的做法。比如説白銀市的會寧縣最早提出了扶貧抓產業、產業抓覆蓋、覆蓋抓達標、達標抓效益。平涼市提出了“遠抓蘋果近抓牛,當年脱貧抓勞務。”慶陽市在全市範圍內“念羊經,發羊財”。隴南市在全國率先開展電商扶貧等等。這些都是從實際出發提出來的金點子,而且已經收穫了聚寶盆。

  我們推動貧困地區產業發展的一個重要方法就是實施獎補政策,把產業扶貧資金同“一户一策、農民意願、真種真養、見錢見物、獎勤罰懶”掛鈎,採取達標獎補,以獎代補、以物代補等方式引導農户多種多養,發展壯大增收產業。比如,我們臨夏州的廣河縣按照貧困户獎補6000元,非貧困户獎補5000元的標準,實施整村基礎母牛獎補項目。去年全縣新增養殖户9500多户,新增牛存欄41000多頭,羊的存欄增加了20萬隻以上,有的養殖户一家就養了40多頭,前兩天我專門去看了一家養了40多頭,一頭牛淨收入至少3000元,一年算下來收入超過10萬元。

  二是努力擴大就業。特別是對地處山溝、交通不便,不是缺水就是缺地,產業發展嚴重受限的貧困地區的老百姓,我們通過強化培訓輸轉一體化、鼓勵有意願的勞動力外出務工、鼓勵企業和工程建設項目吸納貧困勞動力、與東部及有關省份開展點對點的勞務輸轉、建設扶貧車間吸納貧困勞動力就地就近就業、鼓勵初中畢業生和高中畢業生和其他青壯年接受職業教育和培訓等多種方式,形成了省市縣鄉村五級聯動的勞務工作新體系、構建了外出務工與就近就業相統籌、靈活輸轉和定向輸轉相結合、援企穩崗和工業安置相補充的務工就業新格局。

  2015年以來,全省累計完成精準扶貧勞動力培訓超過257萬人。從2013年算起,全省共輸轉貧困勞動力647萬人次,實現勞務收入超過1100億元。過去的兩年,全省依靠發展特色產業和產業加勞務的脱貧人口達到131.45萬人,佔到脱貧總人口的76.8%。

  下一步,在脱貧攻堅圓滿收官基礎上,我們將全面貫徹落實黨的十九屆五中全會精神,堅持農業農村優先發展,全面實施鄉村振興戰略,着力鞏固拓展脱貧成果,按照“四個不摘”要求,加大工作力度,保持投入強度,完善幫扶機制,增強內生動力,實現鞏固拓展脱貧攻堅成果同鄉村振興的有效銜接。謝謝。

  唐仁健:

  這件事我們看得非常重。如果説脱貧攻堅是全部工作的重中之重,怎樣讓產業強起來,讓農民自立自強起來,又是脱貧工作之中的重中之重,所以我們在這方面下的力氣非常大。如果問我們最欣慰的是什麼?我們感覺就是產業起來了,農民的技能現在比以前好多了,市場和商品意識比以前強多了,這是我們最大的欣慰。謝謝。

鳳凰衞視記者提問

  鳳凰衞視:

  我們瞭解到全國“十三五”易地扶貧搬遷任務全面完成了,工作轉入了後續扶持。請問甘肅易地搬遷總體情況是怎樣的?羣眾是否能夠融入新的生活,在後續方面還面臨哪些新的挑戰?

  唐仁健:

  易地扶貧搬遷是扶貧攻堅最重要的措施之一,現在住都住下了,往後是產業就業扶貧,後續幫扶,包括公共基礎設施和服務的完善,以及讓他們儘快融入社會社區這幾個方面的工作。具體還是請孫偉同志回答一下。

  孫偉:

  從剛才這位記者朋友的提問看得出來,你對甘肅的脱貧攻堅和易地扶貧搬遷很關心,也比較瞭解。在這裏對你的關心表示感謝。

  正像你所講的,甘肅“十三五”期間計劃易地扶貧搬遷的49.9萬建檔立卡貧困人口,現在已經全部搬進了新居,並基本實現了產業扶持全覆蓋和有勞動能力的家庭至少有一個人在務工就業。而且貧困家庭的孩子上學、看病就醫、住房和飲水安全等“兩不愁 三保障”的問題一次性地解決。説明這些羣眾不僅順利搬遷了,也基本穩住了,正在向逐步致富努力。

  這裏我想就你問的生活融入和後續扶持的事再補充講一講。

  生活融入是個過程,但在我省大部分移民安置點不是最突出的問題,為什麼這麼講呢?因為我省大部分易地扶貧搬遷都是按照就近原則,在縣域範圍內搬遷安置。新遷入的地方仍然是本鄉本土,民俗風情、生活習慣沒有大的變化。同時,剛才唐省長講了,我們還加強社區融入,在安置區建立了堅強的基層黨組織和社區管理機構,確保搬遷羣眾遇到事情有人管,遇到困難有人幫,有訴求有人去解決,儘快幫助農民適應新環境和新生活。

  後續扶持應該説工作量相對更大,因為產業和就業是民生之本,所以我們從制定易地扶貧搬遷計劃到組織實施以及後續工作的全過程中,都始終把產業支撐和就業扶持作為重中之重,確保搬遷羣眾增收有門路,創收有渠道。

  下面我通過兩個例子,讓大家能夠更好地瞭解這件事情。

  第一個例子,定西市的渭源縣。這個縣一些邊遠貧困地區羣眾原來居住分散,孩子上學遠,看病不方便,喝水也困難。住的是土坯房,還不通動力電,村裏沒有硬化路,羣眾收入水平很低。這個縣這兩年把668户,3006人搬遷到上灣鎮南谷新村,通過引進龍頭企業投資辦廠,建設扶貧車間,開發公益性崗位,組織勞務輸轉等形式,多渠道安排貧困羣眾實現務工就業。建成了500畝的鮮切玫瑰種植基地和25座日光温室。在每個搬遷户的房子屋頂上安裝了光伏電板,去年這裏搬遷過來的羣眾人均收入達到1萬元,遠遠超過了現行的脱貧標準。

  第二個例子,臨夏回族自治州的廣河縣。他們將三甲集鎮及周邊的三個鄉鎮27個村1650户的8426名山區羣眾易地扶貧搬遷到康家安置點。以前這些羣眾大多居住在山樑陡坡上,自然條件惡劣,生活非常艱苦,羣眾原來沒有搬遷前,到最近的集鎮都要翻過幾道山樑,往返需要一天時間,孩子們上學極不方便,來回要走幾公里的山路。康家安置搬遷點位置臨近三甲集和這個縣的經濟園區,是廣河縣最好的地方,安置點同步規劃建設了小學、幼兒園和衞生室,孩子上學、羣眾看病都方便了。在安置點附近還建了牛羊產業園,讓350多户搬遷羣眾搞起了養殖,羣眾户均養殖增收5萬塊錢左右。而且在臨近的皮毛交易中心還建立了東西協作產業園,引進了10家制鞋和燈具加工企業,帶動2000多位搬遷羣眾特別是婦女就地就近就業。這些婦女們既能夠在家照顧老人和孩子,又能在家門口當起了產業工人,月收入2500元以上。所以,我們講通過這種下山入川,這些羣眾挪出了窮窩,過上了幸福美好的新生活。

  謝謝。

挪威國家廣播電視台記者提問

  挪威國家廣播電視公司:

  回族和藏族這樣的少數民族融入社會,這一情況在脱貧攻堅中發揮了什麼樣的作用?為什麼説民族融合對改善少數民族的生活是很重要的。另外,您如何確保這樣的影響不會對他們的文化帶來負面的影響?

  孫偉:

  在這裏我想強調指出的是,這不是一個融入中國社會的問題,因為回族、藏族等少數民族本身就是中國大家庭的重要成員。中華人民共和國是由包括回族、藏族在內的全國各族人民共同締造的統一的多民族國家。悠久燦爛的中華文明是中國各族人民共同創造的,中國各族人民像石榴籽一樣緊緊抱在一起,共同團結奮鬥、共同繁榮發展,全面實現小康社會,少數民族一個都不能少,一個都不能掉隊。謝謝。

經濟日報記者提問

  經濟日報記者:

  今年新冠疫情對貧困羣眾的務工、就業、收入造成了一定的影響。請問甘肅是如何統籌做好脱貧攻堅工作的,在具體的穩崗就業、小額信貸、消費扶貧方面主要做了哪些具體的工作?

  唐仁健:

  感謝這位記者的提問,因為這個問題提得非常現實。正如這位記者朋友剛才所提到,今年面對兩條戰線作戰,一個是脱貧攻堅,其中包括經濟社會發展;二是防控疫情。但總體上,做到了統籌調度,十個手指彈好鋼琴,把戰疫和戰貧的工作很好地結合,取得了雙勝利的成果。工作主要有五個方面的努力:

  一是繃緊弦。疫情下的脱貧攻堅工作的信心比什麼都重要,我們引導各級幹部不能有緩一緩、等一等的想法。剛開始疫情一出大家都覺得影響太大,後來中央也非常明確,我們不能緩一緩、等一等,所以總體思想不亂、精力不散、目標不變、任務也不調,同時間賽跑、同病魔較量,不管在這個過程中增加了多少困難的山頭我們都務必要把它拿下。

  二是出政策。多次召開省委省政府和脱貧攻堅領導小組的調度會、形勢分析會等等,制定了一系列的政策措施。使各級各方面的工作有方向、有重點,也有抓手。

  三是抓復工。我們落實扶貧車間和扶貧企業吸納用工,制定了很多補貼支持政策。包括用工、運輸、税收、貸款等等。對運送像生產生活資料的車輛開闢了“綠色通道”,有序推進“三農”重點項目和企業的復工復產。今年前三季度我省第一產業投資同比增長了40.6%,比正常的年份還要高得多,這完全出乎我們的預料。

  四是保春耕。因為一年之計在於春,春耕一計不行,全年都不行。我們精心做好種子、肥料的調用,嚴防農資在運輸中梗阻,當時是出現過這樣的情況的,我們有的市縣出面,有的是省級出面,進行跨省協調。所以前三季度我省第一產業增加值同比增長了5.1%,增幅在全國排第二位。這與抗疫情保春耕的工作是分不開的。

  五是勇擔當。各級幹部在工作中拿出非常之舉,主動靠前,服務基層羣眾,有序組織駐村工作隊開展工作,幫助他們解決具體的實際問題。

  記者朋友提到的三個方面的具體工作,我簡單介紹一下。

  比如在穩崗就業方面,因為沒有就業就談不上收入,本地很多老百姓講外出打工是鐵桿莊稼不倒的,所以看得非常重。為此在4月初,我就代表省委省政府專門就務工就業開了一個全省的電視電話推進會,把工作部署到了縣一級。具體我們主要是做了“兩個優先”:

  一是優先組織貧困勞動力外出務工和返崗就業,因為所有的農村勞動力都有外出就業的問題,但首先優先組織貧困勞動力。主動和企業對接,及時地掌握髮布和推送企業的用工信息,更重要的是在做好防疫前提下,調度車輛、跨市跨省“點對點”的把這些勞動力送過去。對輸轉的貧困勞動力和那些可能致貧的一部分邊緣户勞動力,分別給予了到省外600元,省內300元的交通補助,因為也不可能全是“點對點”送,個別還要自己坐車。還有1800-3000元不等的勞務獎補,還有一次性1500元生活方面的補助等等。用這些方式經過努力,我們4月初召開會議,要求不管想什麼辦法,4月底貧困勞動力必須應轉盡轉。這一目標在4月底得到實現。截至10月底,全省一共發放各類就業獎補資金7.38億,就剛才我講的這些具體項目。輸轉建檔立卡貧困勞動力189.9萬人,比去年同期還多了。

  二是優先促進貧困勞動力就近就地就業。利用剛才提到的扶貧車間和中小型水利、村組道路建設等中小型工程的機會,通過以工代賑的方式,另外在全省新開發了2萬個公益性崗位,解決了一大批暫時因為種種原因難以離開本地到外地就業的勞動力務工的問題,解決了他們的燃眉之急。全省2392家扶貧車間吸納就業9.53萬人,其中貧困勞動力3.94萬人。

  剛才講到的還有消費扶貧方面,我們專門制定了這方面的行動計劃。通過開闢綠色運輸通道,發展電商,還有東西對接,幫助我們開拓市場。國家組織了消費扶貧月,我們也都積極參與,這樣讓很多農村的農特產品走得出、賣得好,特別是我們採取“五個結合”的辦法:政府採購與市場營銷、線上與線下、條條與塊塊、省內與省外這樣一些結合的方式,積極組織扶貧產品進機關、進社區、進學校、進醫院等等。1-10月全省扶貧產品銷售額達到了81億元。

  在小額信貸方面,應該説小額信貸是甘肅脱貧攻堅這些年創造的一個經驗,以前我們財政資金相對弱一點,所以開發扶貧在信貸方面的產品多一些。目前我們在全國來講,小額信貸貸款的數量一共是234億元,涉及到58萬户,這在全國是排第一位的。貸款餘額户數佔建檔立卡貧困户數的比重41.77%,也就是説貧困户中有41.77%是有小額信貸的,這個排位在全國排第二位,僅次於寧夏。當然這個過程中,我們也很注意防範小額信貸風險,這方面都應該説是穩妥解決了,既把款貸好,同時也不帶來今後的風險。

  謝謝大家。

中國日報記者提問

  中國日報記者:

  請問黨的十八大以來,習近平總書記走遍了全國所有的集中連片特困地區,深入貧困村瞭解考察調研,去過了東鄉縣布楞溝村、渭源縣元古堆村、古浪縣黃花灘村,進展如何?

  孫偉:

  這位記者朋友提了一個非常重要和很好的問題。大家深切感受到習近平總書記始終把人民放在心中最高的位置,始終深情地牽掛着貧困羣眾,念茲在茲。正如習近平總書記自己所講的,“40多年來,我先後在中國縣、市、省、中央工作,扶貧始終是我工作的一個重要內容,我花的精力最多”“脱貧攻堅是我心裏最牽掛的一件大事”。

  習近平總書記常講,“他們的生活存在困難,我感到揪心,他們生活每好一點,我都感到高興”。黨的十八大以來,習近平總書記頂風雪、冒酷暑、踏泥濘、翻山越嶺、跋山涉水,走遍了全國14個集中連片特困地區,訪真貧,看真貧,話脱貧,督脱貧。充分體現了人民領袖對貧困羣眾的無限關懷,充分彰顯了大國領袖的擔當情懷。習近平總書記特別關心甘肅的脱貧攻堅工作,剛才唐省長也專門介紹了,多次親臨甘肅,深入到東鄉縣布楞溝村、渭源縣元古堆村、古浪縣黃花灘面對面指導,叮囑我們“把水引來,把路修好,把新農村建設好,讓貧困羣眾儘早脱貧過上小康生活”,勉勵幹部羣眾“咱們一塊努力,把日子越過越紅火”,指示我們“要想辦法讓易地搬遷的羣眾留得住、能就業、有收入”。習近平總書記的一次次重要指示和殷殷囑託是我們做好脱貧攻堅工作的定盤心和指南針。我們始終牢記習總書記的諄諄囑託,集中力量攻堅,着力解決貧困地區吃水難、行路難、住房難、上學難、看病難、增收難等長期想解決而沒有解決的老大難問題。現在水通了,路好了,房新了,山綠了,孩子們都上學了,看病也方便了,羣眾不僅口袋開始鼓起來了,腦袋也富起來了,老百姓心中樂了,臉上笑了。剛才問到的這三個村是他們當中的典型代表,東鄉縣布楞溝村、渭源縣元古堆村、古浪縣黃花灘移民點,他們在當地率先脱貧退出,農民羣眾從過去的貧困大步邁入了全面小康,日子和總書記要求的那樣,越過越紅火。

  這幾年的變化可以説是翻天覆地的,很多人來到甘肅以後都感慨地講,不可同日而語,今非昔比。這裏我想講這三個村的一些具體的故事和例子,讓大家更加直觀感受這一偉大的滄桑鉅變。

  第一個例子是臨夏州東鄉縣高山鄉布楞溝村,布楞溝在東鄉語中就指“懸崖邊”的意思,表明這個地方山大溝深。過去村民長期吃的是水窖水,要麼就是翻山越嶺到15公里以外的洮河拉水。村裏都是土路,晴天一身土,雨天一身泥。絕大部分的住房都是老舊土坯房,很不安全,基本沒有像樣的產業,老百姓家種兩三畝地,養七八隻羊,羣眾的收入很低,勉強餬口度日,根本談不上發展。因為是東鄉族,婦女基本足不出户,更不可能自己掙錢。

  現在每家每户都通了自來水,徹底結束了吃水靠車拉人背的歷史,二級公路穿村而過,村組都修了水泥路,一些家庭還買了小汽車。家家都住進了新房,住房安全有了可靠的保障,特色產業形成了“小氣候”,全村一年出欄的羊超過8000只,“布楞溝東鄉手抓羊肉”遠銷到北京等地。更為可喜的是,那裏的婦女終於走了家門,積極到村裏的扶貧車間務工,不僅通過自己的勤勞的雙手掙到了錢,補貼家用,婦女的家庭地位也明顯提升,更大的變化是思想觀念,現在能夠大大方方地與人交流了,這對下一步的子女教育、家庭文化帶來的影響,我認為是更加深遠的。

  現在全村人均收入已經從2012年1624元錢,增長到去年的7218元錢,增長了3.4倍,這些在以前是想都不敢想的。現在與布楞溝村民聊天時,我們去農户瞭解情況座談的時候,嘮家常的時候,當地老百姓説的最多的一句話是“吃水不忘總書記,永遠感恩共產黨”。

  第二個例子是定西市的渭源縣元古堆村,這個村地處高寒陰濕地區,海拔2400多米,人稱“爛泥溝”,也是典型的深度貧困村。過去70%以上的農户住的是危房,房前屋後到處都是生活垃圾,畜禽糞便和柴草雜物。在這裏過去貧困和髒亂差集於一身。農民羣眾不僅物質生活匱乏,思想觀念更是封閉,內生動力明顯不足。現在村容村貌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不僅甩掉了“爛泥溝”的帽子,還入選“第二屆絢麗甘肅十大美麗鄉村”,羣眾思想觀念和精神面貌就像換了一個人一樣,相互見面聊的最多的是如何致富,都在積極找門路,主動找活幹,想法掙到錢。去年元古堆村人均收入超過1萬元,比2012年增長了6倍多。村民們説,“總書記的關懷,就是我們脱貧的最大動力,黨和政府努力幫咱們,咱們自己更得努力幹”。

  第三個例子是武威市的古浪縣黃花灘,這是大型生態移民安置區,共安置了古浪縣南部山區11個鄉鎮,73個貧困村的6.24萬羣眾,過去這些羣眾生活在高寒陰濕地區,那裏的海拔2500米以上,農户散落居住,住房破舊危險,靠種幾畝靠天吃飯的薄地過日子。孩子上學、羣眾看病、包括娶媳婦等各種難題疊加交織。現在通過移民搬遷,飲水、道路、用電、通信等基礎設施、教育、醫療等基本公共服務和住房等基本民生問題一次性全部解決。

  習近平總書記視察黃花灘時親切看望了一家老百姓,當時唐省長親自陪着去的,叫李應川。

  唐仁健:

  去年8月19-22日,我和林書記一起陪習近平總書記到了這一户,現在他在種辣椒,40只母羊變成了200只,光賣羔羊收入差不多是10萬了。這一户絕不是領導去的典型,其他户基本上都是這樣,在荒灘戈壁,滿眼全是大棚。我們走的時候,很多村民出來自發地送總書記,他們的笑容、他們的高興和滿意真的是發自內心。這個地方那麼大的荒灘6萬多户,但現在產業發展這麼好,所以,我覺得如果大家有時間還真去看看這個地方,當然其他地方都可以看。

  孫偉:

  唐省長講的,那個地方的孩子們可以在家門口的足球場踢足球,原來在高山裏根本不可能踢足球,婦女們一到傍晚就到村民廣場去跳廣場舞。有一位八十歲的老漢叫做韓學忠,他激動地説,“我永遠忘不了共產黨帶給百姓的好處”。所以,這三個村的華麗蝶變,是我省脱貧攻堅成效的一個縮影,這是習近平總書記親自掛帥、親自出徵、親自督戰、親切關懷的結果,是中國共產黨英明領導的結果,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優勢的生動體現。

  謝謝。

新華社記者提問

  新華社記者:

  剛剛您在介紹貧困户經濟增收情況時也提到,產業扶貧是脱貧攻堅的根本出路和治本之策。作為西部欠發達地區之一,甘肅在產業扶貧方面做出了怎樣的總體部署,採取了哪些具體措施?謝謝。

  唐仁健:

  這是我們在脱貧攻堅中看得最重的,習近平總書記反覆講這是根本之策和根本出路。甘肅前些年在這方面的發展明顯滯後,剛才講傳統農業特徵,自給半自給狀態比別的省要明顯得多。

  我印象中是兩三年前,我帶我們省市州縣黨政領導到四川去參觀學習,大家當時都很感慨,我們走的所有的村落,別人的柑橘很多水果都掛果見效了,而我們那個時候省裏很多產業還是一片空白。當然我説的是商品市場化的產業了。所以回來以後非常着急,非常緊迫,明確六年的任務要三年幹,三步並作兩步跑。確立了牛、羊、菜、果、薯、藥這六個扶貧主導產業,這是甘肅非常有優勢的,同時沒有投入就沒有產出。我們整合集中扶貧專項資金等155億元,往農户地裏圈裏投入生產,同時對合作社和各類農產品加龍頭企業還發放各種貸款,當然這是商業貸款,一共到現在是2000億。通過這樣的投入,我們構建起了生產組織,資金投入,產銷對接和風險保障這四個方面的產業體系。現在來看從一方水土養不活一方人,在很大程度上做到了一方人力爭用好一方水土,連戈壁地帶也提出了發展戈壁生態農業。以前農業是從來不去戈壁的,我們提出五年搞30萬畝,到現在都已經二十五、六萬畝了。所以,從一方水土養不活一方人到一方人用好一方水土,先苦後甜,越品越甜。用新華社記者的話説,就是“苦甲”不再,“甘味”綿長。時間關係,我用五句話概括一下我們在產業脱貧方面的努力和工作。

  一是特色產業形成較大氣候,剛才我講的六大產業,這是甘肅具有比較優勢和絕對優勢的產品和產業。現在培育存欄30萬頭以上的肉牛產業大縣有4個,百萬肉羊大縣9個,播種面積超過30萬畝的蔬菜產業大縣5個,30萬畝蘋果大縣8個,百萬畝馬鈴薯大縣2個,播種面積超過30萬畝的中藥材大縣4個,我們就僅僅用去年和2017年兩年全省增長的數據來相比,這兩年牛存欄和羊出欄量分別增長8.2%和10.4%,蔬菜的產量增長8.5%,蘋果產量大幅增長41.3%,馬鈴薯增長28%,中藥材增長5.5%。這裏有幾個全國前列和第一,高原夏菜產量全國第一,中藥材、蘋果、馬鈴薯產量全國第二,肉羊存欄量居全國第三,肉牛存欄量居全國第九。這六大產業經過兩年的發展,現在明顯趕上來了。

  二是新型經營主體挑起了大梁。我們經常講的是龍頭企業和合作社,這兩年多新組建龍頭企業752家,合作社新組建2713個,總的目標和狀況就是實現了龍頭企業對貧困縣、合作社對貧困村的全覆蓋。現在再也沒有單打獨鬥的户和村了,背後起碼都有合作社和龍頭企業帶動,這是我們非常欣慰的。張掖的民樂,剛才我講的戈壁農業,現在我們引進了國內最先進的龍頭企業海升在民樂縣建立了20萬平米的單體大棚,沒有和國外相比,但這是國內最大的。同時,現在還有4個單體20萬平米大棚正在建設,到明年都能建成。以前我長期搞過農業,單畝價值在國內最高是30萬元,這個大棚裏面單畝價值超過100萬元,不現場看一般都不信,現代化程度非常高,都是在荒灘戈壁。

  在這樣的帶動下,全省200多萬農户已經嵌入了剛才講的產業鏈條,帶動他們人均增收光產業這一項超過4000元,而今年人均收入脱貧標準就是4000元,這比兩年前增長幅度達到40%以上。

  三是農產品銷售連通國內外市場,我們組建全國第一個省級農業產業扶貧的產銷協會,後來又組建了九個產銷的分會。在48個貧困縣和貧困村,我們支持合作社建立了冷庫1025座,廂式冷藏車222輛,總體新增儲藏能力37萬噸,最近還有60萬噸要投產,這些數量不算大,但是是農民和合作社建的,不是企業和商户,非常管用。今年除了國內大市場、京津冀、粵港澳、成渝等地,開拓以後受到當地市場的歡迎,站穩了腳跟,同時在國內外各方疫情影響下,我們數了數有十個農產品在今年這麼嚴峻的背景下首次實現了出口。

  四是甘味農產品品牌影響越來越大。我們實施甘味品牌戰略,隴南的橄欖油、東鄉的手抓羊肉、靖遠羊羔肉、平涼紅牛、靜寧蘋果、定西馬鈴薯和蘭州高原夏菜等都在全國很有影響力,希望下一步各位幫助我們多宣傳一下,謝謝你們。

  五是農業保險實現應保盡保,這一點我們下了大決心。三年來,中央財政加省市縣各級財政一共拿出38億專門做農業保險,實現了對所有貧困户,對他們種養的所有產品以及自然風險和市場兩個風險三個全覆蓋,我省推進農業保險的舉措被農業農村部評為全國產業扶貧十大機制創新的典型案例,在全國推廣。

  謝謝大家。

  壽小麗:

  時間關係最後一個問題。

上游新聞記者提問

  上游新聞:

  甘肅擁有豐富的旅遊資源,吸引了國內外很多的遊客,“十三五”期間甘肅的旅遊扶貧這塊取得了什麼樣的成效?下一步如何用旅遊鞏固脱貧的成果?

  唐仁健:

  這個問題提得很好,這位記者對甘肅的旅遊既瞭解也情有獨鍾。我們在脱貧攻堅工作中把旅遊扶貧作為非常重要的一個手段,因為大家知道甘肅是文化旅遊大省,甘肅的資源富集度在全國排第五。另外甘肅的文化古老、厚重、多元,很多資源在全國乃至世界範圍都具有唯一性、稀缺性和不可替代性。

  近幾年國內外有很多媒體,包括平台,大家都注意到他們在關注甘肅,評出甘肅是多少個一生必去的地方等等。往後這幾天大家還要下去親身感受,這裏我就記者剛才提到的問題簡單回答一下。

  剛才提出在脱貧攻堅中,我們運用旅遊怎麼來推動脱貧攻堅。

  首先在全省確立了一個基本思路,“大旅遊”和“小旅遊”要一起抓,“大旅遊”講的是景點景區的旅遊,“小旅遊”講的是面廣量大涉及到千家萬户的鄉村旅遊。我省總的旅遊文化資源,我們也概括為“四老”,就是有老天爺賦予我們得天獨厚的自然遺產;有老祖宗留下的獨一無二的人文遺產;有老百姓創造的獨具風情的民俗文化;有老前輩傳承的獨樹一幟的紅色文化。這些資源70%以上都與農業農村和農民有關,具體在發展鄉村旅遊方面我們也抓根本,就是追求“四以”取向;以農耕文化為魂、以田園風光為韻、以村落民宅為形、以生態農業為基,彰顯“四氣”的內涵,即土氣、老氣、生氣和朝氣。如果鄉村旅遊不土不老就沒意思了。截至2019年底全省累計發展旅遊專業村1053個,農家樂2萬户,通過文化旅遊帶動55.46萬人實現了脱貧,我們講一句話,就是“用美麗戰勝貧困”。

  下一步鞏固這方面的成果。

  一是要補短板,着力解決好像停車難、入廁難、行路難等這些問題,在鄉村旅遊中更為明顯。

  二是強品牌,打造更多的知名的鄉村旅遊的精品村。

  三是促融合,不要就旅遊搞旅遊,促進鄉村旅遊與景區、城鎮、通道、康養、文化、科教等領域結合,內涵和文化品質就更高了。

  四是提品質,就是提升了旅遊產品的品質品位。

  五是優服務,搞集中的、規範的培訓,把服務人員的素質和水平提上去。

  總的我們還是希望食宿水平都要高,鳥語花香飯更香,這樣更能夠吸引遊客。

  謝謝大家!

  壽小麗:

  省長看看再有什麼要講的。

  唐仁健:

  各位記者朋友,今天我和孫偉同志簡單向大家介紹了甘肅的脱貧攻堅情況,因為時間有限,我們談的也是一個大概,有的舉的是例子,例子不是僅此而已,在面上像有的專家和領導同志講的,從盆景變成了風景,但百聞不如一見,希望大家下來以後到甘肅各地多走走多看看,這樣你們會有更直觀的感受和更深切的體會。

  脱貧攻堅完成後,甘肅非常清醒,我們仍然是欠發達地區,今後的相對貧困還會較長時期存在,解決這方面的歷史問題,難度一點都不比現在小。但我們堅定和堅信,將深入學習貫徹黨的十九屆五中全會精神,按照中央的要求,抓好鞏固拓展脱貧攻堅成果,同鄉村振興有效銜接,來持續的譜寫加快建設幸福美好新甘肅,不斷開創富民興隴新局面的時代篇章。

  甘肅的工作離不開社會各界的關心、關愛和幫助,也希望記者朋友們對我們給予更多的支持,多做一些宣傳推介,包括牽線搭橋,營造好的氛圍等方面的工作。

  我們總的旅遊公共口號叫做“交響絲路,如意甘肅”。確實有着悠久的歷史和燦爛的文化,美麗的風光和樸實好客的人民,歡迎大家來甘肅,進一步考察指導,旅遊觀光,結交朋友,相信朋友們一定會擁有一段難忘的旅程。謝謝大家!

  壽小麗:

  國務院新聞辦新聞發佈會就到這裏,謝謝兩位發佈人,謝謝各位記者朋友們,祝大家今後在甘肅的採訪一切順利,大家再見!


相關信息
·嘉峪關“三化”改造成效顯著 2020-11-11
·酒泉市規上工業經濟實現持續穩步增長 2020-11-11
·築起“人才高地”推進甘肅文旅融合發展 2020-11-11
·金昌嘉峪關蟬聯“全國文明城市”稱號 2020-11-11
·西北師大舉辦紀念活動致敬抗美援朝英雄 2020-11-11